春倩書局

evbf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-第886章 推土機祕術,變身,大戰四方(4200字,2章合1)-ffa8j

Melvin Willette

老祖宗在天有靈
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
九大王者部落的族人在议论,面色兴奋激动,同时满目期待,希望看到各自部落的王者老祖出手的绝世风采。
另一边。
黑子和老村长等人藏身大野牛怪杨守安的身侧,满眼震撼之色的望着虚空。
“前辈,咱们大荒里,到底有多少王者,是不是都来了?”黑子问道。
壹念,假愛真妻
老村长叹息,眸光扫视虚空上那一道道伟岸而恢弘的身影,道:“明面上的王者,基本上都在这里了吧!”
“你可知,他们是什么来历?”
黑子摇头,诧异道:“前辈您知道?!”
老村长得意的点头。
“据我青麟部落传承下来的古籍记载,当年人祖柳长生征战囚笼世界,虽然战败,十大神将战死,但有部分老兵卒活了下来。”
“能跟随柳长生征战的兵卒,能是弱者吗?!更何况那是百战不死的老兵卒!”
逍遥小仙医
“他们打扫战场,从战死的尸体上翻寻宝物,他们获得了大机缘,一朝崛起,开了王者级天门,成为了至强者,有人自此沉睡地底,不问世事,静等人祖柳长生归来,带他们再战囚笼世界。”
“然而,也有人不甘寂寞,建立了王者部落,称霸大荒!”
“如今的这十个王者级部落,有一大半就是这么来的,金鳞部落的那位太上祭祀,就是当年的老兵卒之一!”
老村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听得黑子目瞪口呆。
旋即,他忽然心中一动,问道:“前辈,你们青麟部落当年也是大荒的大部落,那建立青麟部落的那位青麟老祖,是不是也是当年跟随人祖柳长生征战的老兵卒?”
老村长闻言,眸光一下子变得幽森起来,深深地凝视着黑子,半晌不说话。
黑子打了个寒颤,被老村长看的发毛,急忙搓手一笑道:“前辈勿怪,是晚辈唐突了,不该胡乱打听贵部落的事。”
老村长冷声道:“虽然你我交情尚好,但有些底线,不能碰,也不能打听,知道的越多,死得越快!”
黑子赔笑,连连道歉,保证,心中却一阵咬牙切齿,极不舒服。
感觉自己被老村长轻视和侮辱了!
他打定主意,等献了大野牛怪后,他就和老村长分道扬镳,去寻找自己的强者之路。
因为他已经注意到,十大王者部落之一的血鳞部落,那位血手天尊,似乎出现在了金鳞城。
自己只要找到他,就可以带着黑鳞部落加入血鳞部落,哪怕成为附庸部落,也好过在大荒边缘那犄角旮旯的鸟不拉屎之地苟延残喘。
老村长人老成精,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身边的黑子,心中一阵担忧。
神器
黑子此人,唯一的优点就是尊师重道,这是老村长赏识他的地方。
然而,黑子心思诡诈,虽然资质非凡,被刀祖都称赞命格奇特,但他本体就是死亡黑烟,这种东西本质便是邪恶的化身。
老村长虽然与之交好,却也有自己的底线。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投资好文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比如派遣青原去长生界寻找刀祖的转世身刀儿塔,他就没告诉黑子,甚至连青麟部落的族人也没告知。
“希望青原可以早日找到刀祖的轮回身吧,哎!”
老村长叹息,忽然又想起了黑子刚才所问及的那位青麟老祖,心中一阵悲伤。
青麟老祖早已失踪无数年,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听说青麟老祖远走大荒,要去寻找传说中的“皇”,探寻王者级天门之上的更神秘的天门秘密。
这一走,就是无数年。
狐傅 爱狐说
传闻,青麟老祖已经陨落;也有传闻,青麟老祖还活着,只不过转世重生,成为了一只怪物,丢了记忆,找不到回家的路;还有传闻,说青麟老祖被困在大荒的某个地方……
总之,没了青麟老祖的青麟部落,很快衰弱,为躲避强敌,远走大荒边缘……
这都是久远的故事了。
老村长思绪缥缈,忽然被虚空的震动声给惊醒,回过神来。
他凝目一看,不由脸色震撼。
虚空中。
那个黑袍王者在和刚出生的图腾圣子激战,而旁边,还有两个王者高手加入了战团。
三打一。
打的格外激烈,每个人的身上都弥漫刺目的神光,仿佛四轮神日在碰撞。
“轰轰轰”
他们从地上杀到了天空,又从天空杀落地面,最后又杀入了虚无,在苍穹中崩裂神光。
“图腾圣子,果然强!”
“以一敌三,还这般坚挺!”
老村长激动,“他若不死,我就献牛!”
“抱上这样的牛比大佬的大腿,到时候,我青麟部落还不螺旋式起飞,直线式升天啊!”
这般想着,老村长看向了身侧的大野牛怪,却发现大野牛怪的眼神比他还激动,一副要流泪的模样。
“牛牛?你咋啦?!”
老村长关心的问道……
杨守安此刻,心中无比激动,兴奋,还有敬畏和欢喜。
他看着在虚空厮杀的柳六海,仿佛看到了老祖宗。
因为柳六海的身上,正是老祖宗的力量啊!
我的萝莉成长史
而且一招一式,大开大合,狂暴如金刚,猛烈如神火,如此态势,像极了推土机轰隆隆碾压过虚空。
要是有人敢说,柳六海此刻的力量是自己的力量,杨守安保证会给他一牛蹄子让他清醒清醒。
推土机,只有老祖宗才有资格被这样尊称!
“啊~”
虚空中,黑袍王者惨叫一声,被打爆了半个身子,黑袍被神力震碎,露出了他的模样,赫然是一个光头和尚,脸上还有一道疤,让他平添三分狰狞之色。
活脱脱一个恶和尚!
“枯灯大师?!”
众人认出了黑袍下的和尚,不由大跌眼镜,满目匪夷所思之色。
“枯灯大师不是星耀级吗,怎么是天门高手?!”
“是啊,枯灯大师藏得太深了!天天看到他在枯灯寺扫地,没想到是一个巨佬!”
而神柳上,金鳞部落的大祭司等人,更是怒不可遏。
“枯灯,你享受我们金鳞部落的供奉,竟然出卖我们金鳞部落!”
枯灯大师嘴角带血,却鄙夷笑道:“贫僧堂堂天门至强者,呆在你们金鳞部落也是给你们长脸了!”
“几十万年了,你们金鳞部落,只给贫僧供奉镇族神药,神柳之晶不舍得给一颗,这么小气,贫僧不反你们反谁?!”
听得这话,金鳞部落的大祭司等人气得要吐血。
特么的你还要脸吗?!
这可真的是升米恩斗米仇啊!
而且枯灯堂堂天门至强者,潜伏于金鳞部落,本就居心叵测,如今这般倒打一耙,无耻程度让众人都不由瞠目结舌。
虚空中。
几个距离枯灯大师较近的王者,身形都是一晃,远离枯灯大师,一副我们都不认识他的模样。
显然,枯灯大师被嫌弃了。
然而,远处,黑子望着枯灯大师,满心崇拜,满眼放光,一副找到了知音的感觉。
“若不是已经有了师尊,我一定拜这位枯灯大师为师,好好向他学习……”
枯灯大师是王者级高手,且是大成王者,他一瞬间将所有人的情绪波动,都收在眼中。
十色紋章
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对自己一副嫌弃或畏惧的神色,唯有一人例外,此人就是……
他扭头,看向了黑子,隔着千米距离,对黑子呲牙,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“小家伙,你有贫僧之姿啊,日后必成大器!”
黑子没想到自己会被枯灯大师点名,激动兴奋的跪地磕头行礼。
老村长蹙眉,拉着大野牛怪,带着青麟部落的几个族人,远离黑子。
黑子心中鄙视老村长等人,望着枯灯大师,大声道:“枯灯大师,您是晚辈最崇拜的霸主,天上地下,枯灯大师无敌——”
但话还没说完,远处的枯灯大师,忽然一声惨叫。
因为一个拳头,从天而落,砸向了他。
是柳六海杀回来了。
他被老祖宗附体,一副“鬼上身”的样子,但战力高的吓人,越战越勇,一招大日神拳,打的苍穹崩裂,大地塌陷。
“阿噗——”
黑袍被这股强横的力量冲击,吐血倒飞了出去。
他眸光骇然,嘶声大吼。
“这是什么力量?!为何这般强大?!”
他却不知,这是老祖宗在柳六海临行前特意赏赐的老祖宗上身咒,有三次机会。
可以召唤老祖宗上身。
以子孙肉身强度为极限,发挥出老祖宗的绝世战力,粉碎一切敌!
柳六海此刻使用,果然大放光彩,战力百分之二百!
“哈哈哈,好!好!好的很!”
侍君欢 左青颜
苍穹深处,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大笑,放心的银老鬼和铜老道厮杀。
银老鬼和铜老道满心憋屈,同时心中震惊。
金鳞部落的这个图腾圣子,怎么这么强,明明是半步王者,却让枯灯都受伤了,其他两个王者也只和他平分秋色而已。
“图腾圣子,不能让他活下去,否则一旦晋级真正的王者,大荒中还有何人可以压制他?!”
“你们还在等什么,一起出手,灭了他!”
银老鬼怒吼。
苍穹中,还在作壁上观的几个王者,身上煞气一闪,当即出手。
银老鬼的提醒,让他们心中凛然,感到不安,而金鳞部落的这个图腾圣子,的确强的匪夷所思。
“杀!”
八个王者级部落的王者,同时扑杀,围攻柳六海。
枯灯大师怒啸一声,也杀了过来。
今天,若不能屠了这个图腾圣子,自己可能真的要回枯灯寺继续扫地去了。
九个王者杀来,浩荡的天门力量震动,供给还未落下,天穹已经彻底湮灭了。
关键时刻,神柳散发绿色神力,庇护了金鳞城,否则,整个金鳞城都要成为齑粉。
虚空中。
柳六海悬浮。
他被老祖宗附身,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嘴。
看到九大王者杀来,仿佛九个神日冲击过来,那恐怖的气息让他神魂都要熄灭。
他心中骇然,想要求饶。
可这时候。
他看到,自己的嘴巴“biabiabia”动了,然后,放声大吼道:“你们这群渣渣,尽管放马过来吧!”
“哈哈哈,我一巴掌拍死你们这群渣渣,送你们回老家!”
王牌婚约,总裁聘金12亿
柳六海听到了自己喊得话,要吓尿了。
“老祖宗啊,低调点啊!悠着点啊!”
“您本体未至,能横推一切敌吗?!王者高手不是泥捏的啊!”
“你是上我身了,但不代表我就是您老人家啊!”
他在心中狂吼。
果然,他的心声被老祖宗听到了。
“糟糕!打的太忘情,忘了这一茬!”
柳六海的嘴巴自己动,发出了声音。
柳六海一听,吓得鸡儿都缩了。
“沃日!老祖宗,有你这么坑子孙的吗!”
他哀嚎。
“啪!”
他的手掌,自己抬起,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“你个龟孙儿,竟然敢在老祖宗面前骂脏话,等你回来了,非打烂你的屁屁不可!”
“老祖宗不打没有把握的仗!”
流氓卧底 香烟盒子
而后,又是一声长啸:“变身!推土机秘术——!”
话音落下,柳六海的身形猛涨,变为亿万丈高大。
这一刻,飓风在他的小腿上呼啸,云层在他的腰间缭绕,闪电惊雷在他的鼻孔间回荡。
他抬手,便可撕裂苍穹,他顿足,大荒在震动,神山轰隆隆崩塌,深埋地底的远古年间大墓,都被震了出来。
“哇擦!老祖宗,您好帅……阿不!是我好帅,好酷啊,哈哈哈……”
柳六海的心中,在狂笑,激动的神魂颤抖。
这一刻,他终于体会到了当年柳天河被老祖宗上身时候的感觉了。
將明
真几把爽啊!
“五海啊,你要是有心,就拿录影石把我这绝世无敌风采的一刻给拍下来啊!”
柳六海心中暗暗祈祷,希望五海可以懂他。
腹胎空间。
还未出生的柳五海和陈北玄却看呆了。
因为柳六海变身,没穿衣服,依然是光腚儿!
他们瞪大了眼睛,盯着柳六海那高大粗壮的双腿之间的一物,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。
“我擦!二哥不要脸啊,那东西如一座倒插的太古神山,在那里甩来甩去,也不知道穿个衣服!”
“丢人啊,真的太丢人了!”
“大哥,以后让我做老二吧,二哥不要脸,他做二哥迟早要丢尽我们图腾三圣的脸啊!”
逼王陈北玄叫嚣……
柳五海闻言,眼珠子一转,露出了激动而兴奋的光芒。
“唰!”
手中光芒一闪,他拿出了录影石……
“六海啊六海,你做初一,就别怪我做十五了!”
“那日,你偷拍我从大野牛怪屁股缝里崩出来的画面,现在,风水轮流转,今年到我家,别怪我偷拍你没穿裤子就变身,还狂甩鸡儿的画面了,哈哈哈……”
柳五海心中激动的狂吼,拿着录影石,各种角度拍个不停。
果然,最懂柳六海的人,还是柳五海……
ps:看到大家都留言问爆发,作者努力了。
今天写的还算多,心口好几次疼,捂着心口,给大家写完了,求支持啊


Copyright © 2021 春倩書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