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倩書局

nljig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 起點-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展示-s8sjv

Melvin Willette

重生之阪道之詩
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
为什么会这样呢?
渡边:因为作为under成员可以在一起(笑)
北野:分开的话就会很寂寞呢!
渡边:这次能够一起入选到选拔之中,真的算的上是实现了梦想
在选拔成员的休息室后台中也能够在一起啦!太好啦,有这样的感觉呢(笑)
真的是关系很好呢
北野:请写上我们的关系就像并肩在宇宙一样好!
白狐之诛仙伏魔录 杨二公子
渡边:我们可是宇宙兄弟哦
北野:是这样的
虽然并不是作为unit的名字,但是对于我们俩的话请称我们为宇宙兄弟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两位有什么想要去做的事情吗?
渡边:很多很多,想要做的事情呢
北野:像今天这样的摄影就超开心呢两个人都很好的地完成啦(笑)
渡边:
在日程表上看到有今天的取材的时候,我就和日奈子说啦
因为她就在身边,说道「日奈子~!有一起摄影的日程哟~!
然后她回答到真的吗!(笑)
北野:我向她问到染头发不?怎么办呢?
渡边:我可是染了的哟
北野:因为迷离爱把头发染深了
所以日奈子昨天,也去染了头发
是因为迷离爱去了,所以我也要去!
做为研究生,Under
不断磨砺的六年
二期生中最年轻的她
手握名为舞蹈的武器
驰向选拔的那一天到来了
至今成长起来的
饱含着经验与感情的那个气球
正在膨胀
正是这样的强大带着她飞得更远!
渡辺みり愛,1999年11月1日出生,东京都出身。
以上乘的舞蹈能力做为乃木坂46新道路的开拓者。
最终在23rd单「Sing Out!」中首次进入选拔。
在站上Under的C的时候还是很不成熟
——虽然第23单单曲进入了选拔,但早在在作为Under的C(17单)之后的18单的时候就很被看好进入选拔了。当时你也有想过【(进入选拔)就是现在了】吗?
当时觉得18单是三期生进入选拔的节点,然后这次(23单)是可能就是四期生进入选拔的节点,所以对自己进入选拔其实并没有期待。
——好像北野(日奈子)桑在选拔发表之前就在说要是迷离爱能进入选拔就好了这样的话。
是的呢。她和我说过「要是能一起进选拔就好了」。能在同样的环境里的话会很开心。
——「乃木坂工事中」的选拔发表之后的感言里说到「一如自己的努力」,是什么意思呢?
因为我在这六年间从未对工作的事情有过任何拒绝。虽说拒绝并不一定都是坏事,但是我总会抱着无论如何都尝试一次看看的心态。所以我觉得就算进入了选拔也还是应该继续保持这样的心态。
——在出席歌曲番组的时候,很多时候都突然被以Under的身份被提到。所以渡辺桑也有能成为话题的点呢。
因为有一些饭在看了我在作为Under出演歌曲番组时的表演,发现了我「舞跳得真好」,所以我想在以主要看选拔成员的饭的人中也会有被注意到的机会。
——说回刚才的话题,17单作为Under 的C的时候有感觉到后悔的事情吗?
其实很后悔。那个时候很不成熟。仍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幸得周围的成员和工作人员的很多帮助。现在的话自己已经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了,也已经是一个可以提出相对的意见了。
——在东京体育馆的UnderLive(2017年4月20日-22日)的时候,光从「支周而立」这点上看已经能看到很成熟的一面了呢。
能这样说真的很高兴。因为是作为C位的最后的总结发言,很苦恼不知道要说什么,但到后来,发自内心地想要把每个人的闪光点都好好说出来。
——那作为渡辺桑,从没能进入18单选拔这件事中有什么收获吗?
因为就算在这个位置,饭的数量也在逐渐增加,所以即使在这里也要好好努力继续向前。
——那有觉得23单进入选拔这个时机是很好的吗?
要是18单就进入选拔的话,就可能会太过勉强草草收场了。从去年11月开始,以19岁的自己开始改变考虑事情的方式之后,心态放松了很多。所以这两年其实算是很好的准备期吧。
——这次进入选拔以后,有能实现自己想法的地方吗?
嗯,我真的非常喜欢Seishiro桑的编舞,所以在「乃木坂工事中」写留言的时候,我就写了「要是主打曲的编舞是由Seishiro桑担任的话就好了」。
——实际上「Sing Out!」的编舞也真的是由Seishiro桑负责了。
在MV里有几个人在一起跳的单独镜头。虽然我站位是在第三排还在想会不会有我的镜头,但是最后还是有和sayu(井上小百合)以及久保酱三人一组在一起跳舞的镜头了。甚至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作为整曲的C在起舞呢。在第二次的副歌部分有我和白石桑,iku酱(生田绘梨花),(齋藤)飛鳥,(鈴木)絢音一起的镜头。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要尽可能让我的舞蹈动作更好地展现出来,所以首先还是希望大家能看到我的舞蹈。
——Seishiro桑会直接的指导你吗?
在「Influencer」和「Synchronicity」等歌曲代打的时候曾有幸得到过他的指导。我对舞蹈的欲望也是在「Influencer」中所萌发的,所以对于我来说,seishiro桑就像是我的恩人一样。在去年9月份跟生驹桑去看seishiro桑的公演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
——关于「Synchronicity」有什么难忘的回忆吗?
在台湾演唱会(1月27日台北体育馆)和那个时期的音乐节目中,我代替了因工作安排而无法出场的(堀)未央奈的位置,在那个时期由我来代替未央奈位置的次数还挺多的。即使是作为代打,能在第一列跳着自己喜欢的舞蹈,并在众多的观众面前呈现出来还是会很开心。
——seishiro桑编舞的过人之处体现在哪里呢?
因为舞蹈会有很清楚的设定,所以在呈现表情的时候也容易一些。爵士乐大多会有贝斯,所以我觉得喜怒哀乐的表现也会更加轻松。总之在跳舞的时候感觉是很好的。
——「Sing Out」的舞蹈跟「Influencer」和「Synchronicity」都不同吗?
是不同的。
——很期待预定5月26日在横滨体育馆的「Sing Out」的表演。
我想呈现出可以报答Seishiro桑程度的舞蹈呢。
关于同期生的话题
2期生的任务
——之前提到的一起去看Seishiro桑公演的生驹桑在舞蹈上也很有自己的风格呢。
跟生驹桑一起去看seishiro桑的公演的时候聊了很多。虽然乃木坂连续两年得到了日本唱片大赏,不过在那之前还是感觉到非常担心的。在这个带领团队的成员们不断毕业,团队中心转移到三期生与四期生的时间点,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出问题。我并非处在立于队伍前列的立场,所以我想从队伍的后方来带领并支持着大家。工作人员那边也说过“想用飞鸟和迷离爱的舞蹈来带领整个团队的舞蹈”。
——在Under Live中一起走过来的后辈们也进入了选拔啊。
真的很开心,在选拔发表结束后,莲加和久保酱都对我说了“迷离爱桑进入了选拔真是太好了”,在乃木坂46版音乐剧「美少女战士水冰月」中因与我共演而关系变亲近的梅酱也很为我高兴。


Copyright © 2021 春倩書局